澳门永利足球盘口

您的位置:首頁 >> 典型案例 >> 正文

獨生子女並非父母遺産的唯一繼承人

時間:2018年09月04日來源:12348中國法網作者:浏覽次數:

【案情簡介】

2015年4月5日黃A與妻子李A在車禍中不幸身亡。黃A名下有位于海南省文昌市某鎮的一處房産,該房産是黃A與李A婚姻存續期間的房産,屬于夫妻共有財産。黃A與李A結婚後生育獨生子黃B。黃A的父親先于其死亡,母親張氏于2016年5月3日後于其死亡。李A的父母均先于其死亡。黃B于2017年3月向公證處申請辦理繼承權公證,擬將黃A名下的財産過戶到黃B名下,並向公證處提交了黃A、李A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司法鑒定意見、結婚證、親屬關系證明、戶口本、獨生子女證、房産證。

【調查與處理】

公證處在審查黃B所提交的材料時,發現黃A的母親張氏于2016年5月3日後于黃A死亡,經詢問黃B,他對上述事實沒有異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幹問題的意見】的規定,因黃A的母親張氏在黃A的遺産沒有實際繼承分割之前後于黃A死亡,故張氏作爲黃A的合法繼承人,其繼承份額轉由她的法定繼承人繼承,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條規定的配偶、子女、父母繼承。張氏的父母、配偶都先于她死亡,故張氏應繼承黃A的遺産份額,轉由她的四個兒女繼承。公證處在核實相關情況後,告知黃B,黃A的三個兄弟姐妹必須明確表示放棄遺産繼承權後,黃B才有權單獨繼承黃A的遺産。因李A的父母均先于李A繼承,故黃B是李A的唯一繼承人。

【法律分析】

一、繼承的種類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五條的規定,繼承開始後,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的,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有遺贈扶養協議的,按照協議辦理。 本案中黃A、李A因車禍死亡,生前未訂立遺囑(遺贈)、遺贈扶養協議,應按法定繼承辦理。根據繼承法第十條的規定,第一順序繼承人爲配偶、子女、父母。故黃A、李A的遺産應由配偶、兒子黃B及其父母共同繼承。

二、遺産的確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十七條規定,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産,歸夫妻共同所有。第十九條規定夫妻財産另有約定的除外。黃A名下的位于文昌市某鎮的一棟房産,是黃A與李A婚姻存續期間的財産,他們之間沒有財産約定,故應爲黃A與其妻子李A生前的夫妻共有財産。黃A、李A均已死亡,該房産一半爲黃A的遺産,另一半爲其妻子李A的遺産。

三、被繼承人同時死亡的繼承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条的规定,相互有继承关系的几个人在同一事件中死亡,如不能确定死亡先后时间的,推定没有继承人的人先死亡。死亡人各自都有继承人的,如几个死亡人辈份不同,推定长辈先死亡;几个死亡人辈份相同,推定同时死亡,彼此不发生继承,由他们各自的继承人分别继承。本案中黄A与李A在车祸中同时死亡,无法确定死亡先后时间,因为黄A与李A辈份相同,推定同时死亡,黄A与李A彼此不发生继承,由他们的父母、子女继承 。

四、轉繼承、代位繼承

根據繼承法第十條的規定,第一順序繼承人爲配偶、子女、父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幹問題的意見】第52條規定,繼承開始後,繼承人沒有表示放棄繼承,並于遺産分割前死亡的,其繼承遺産的權利轉移給他的合法繼承人。因此,黃A的母親張氏在黃A死亡後財産沒有分割之前死亡,故張氏的繼承份額應轉移至其法定繼承人繼承。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一條的規定,被繼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繼承人死亡的,由被繼承人的子女的晚輩直系血親代位繼承。代位繼承人一般只能繼承他的父親或者母親有權繼承的遺産份額。本案中,黃A的母親張氏繼承黃A遺産的權利轉移給張氏的合法繼承人,黃A作爲其母親的合法繼承人,因黃A先于其母親張氏死亡,黃A的兒子黃B代位繼承他的父親黃A有權繼承張氏的遺産份額。因張氏的父母、配偶、兒子黃A均先于張氏死亡,故張氏應繼承黃A遺産份額的權利轉移至黃A的三個兄弟姐妹及黃A的兒子黃B。

黃A的遺産繼承問題因爲他母親的死亡時間而發生變化,因此,黃A的兒子黃B如想單獨取得黃A的遺産繼承權,必須在黃A的兄弟姐妹放棄繼承權後才能取得。黃B在聽取公證員的意見後,召集其三個伯父、叔父、姑媽到公證處表示放棄對黃A遺産的繼承權。公證處在充分了解各方的意見並進行認真的核實後才出具公證書。至此,該公證事項涉及到的轉繼承、代位繼承問題得以圓滿解決。

【典型意義】

繼承問題是我們現實生活中比較普遍存在的問題,它是民事法律中比較複雜的法律問題,牽扯到遺産的確定、繼承人的確定、繼承人的順序、繼承的種類以及代位繼承、轉繼承等老百姓未曾想到問題,甚至因爲繼承人或被繼承人的死亡時間而發生令人想象不到的法律後果。有些人往往把問題簡單化,認爲子承父業理所應當,子女自然繼承父母的遺産。但是,殊不知,往往因爲對法律的漠視或無知,導致繼承人之間引發糾紛,對簿公堂。此案例有普遍的指導意義,有些人認爲獨生子女應該是父母遺産唯一的合法繼承人,在這種觀點的影響下,既不利于對被繼承人父母的權益保護,也影響到了其他繼承人的合法權益的實現,因此深入宣傳繼承法,普及繼承法成爲非常重要、必要的問題。尤其是我國目前已進入老齡化社會,爲維護老年人的合法權益,促進家庭的穩定,構建和諧社會,普法問題就顯得更爲迫切。時不我待,希望大家牽起手來,共同普法,爲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而努力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