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足球盘口

您的位置:首頁 >> 網上辦事 >> 尋鑒定 >> 司法鑒定服務指南 >> 正文

司法部發布三個司法鑒定指導案例

時間:2018年09月13日來源:作者:浏覽次數:

4月12日,司法部發布三個司法鑒定指導案例,分别为同卵双胞胎的DNA鉴定、医疗损害责任纠纷鉴定和法医精神病鉴定,属于常见但相对疑难复杂且易引起争议的鉴定事项。这三个指导案例紧密结合当前舆论关注、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着眼司法鉴定科技前沿,既贴近老百姓日常生活实际,又诠释了司法鉴定工作严谨、规范、科学的专业特色,充分体现了司法鉴定在解决疑难、复杂案件和社会热点问题中的作用。

  司法鑒定是指在訴訟活動中鑒定人運用科學技術或者專門知識對訴訟涉及的專門性問題進行鑒別和判斷並提供鑒定意見的活動。司法鑒定制度是解決訴訟涉及的專門性問題、幫助司法機關查明案件事實的司法保障制度,對于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推進全面依法治國具有重要意義。選編司法鑒定指導案例,對于推動司法鑒定機構規範執業,宣傳司法鑒定業務和法律知識,幫助群衆理解和獲得司法鑒定服務具有重要作用。

  下一步,司法部將遵循司法鑒定科學規律,按照“誰執法誰普法”、“誰服務誰普法”的普法責任制要求,選擇與群衆生産生活密切相關、具有重大社會影響、弘揚社會正能量的案例,在確保專業無瑕疵的前提下,大力宣傳司法鑒定工作和普及司法鑒定法律知識,更好地滿足公衆對民主、法治、公平、正義的需求。

指導案例07號

張大山同卵雙胞胎的DNA鑒定

关键词:司法鉴定 法医物证鉴定 同卵双胞胎

案情概況

  2012年6月30日下午,12歲女孩李平(化名)在放學路上失蹤。6天後,警方在李平家鄰居張大山(化名)家的化糞池中找到了李平赤裸的屍體。現場勘驗人員在張大山家的床席上發現一塊紅色斑迹,炕洞內發現一包女性衣服,經李平家屬辨認是李平失蹤當天所穿,檢查褲子發現有透明反光的可疑斑迹。對兩處斑迹的檢驗結果顯示,床席上的紅色斑迹是人血,DNA分型結果與被害人李平相同,李平褲子上的斑迹是人精斑,DNA分型結果與張大山相同,張大山有重大作案嫌疑。張大山到案後,對先奸後殺李平的作案事實供認不諱,警方將犯罪嫌疑人張大山移送檢察機關。檢察機關在審查中發現張大山有一個雙胞胎弟弟張小山(化名),雖然犯罪嫌疑人張大山已交代作案事實,爲了排除合理懷疑,要求偵查機關對張小山也進行檢驗。檢驗結果讓警方感到吃驚的是張氏兄弟是同卵雙胞胎,DNA分型完全相同。爲排除張小山作案的可能,檢察機關將案卷退回公安機關要求補充偵查,警方委托第四軍醫大學法醫司法鑒定所進行鑒定。

  依法接受委托後,由一位主任法醫師牽頭組成鑒定小組,對張大山、張小山按照行業標准進行了STR分型檢驗。經比對,發現張小山在常染色體vWA基因座上出現了少見的三個等位基因的現象,爲了辦成經得起曆史考驗的鐵案,又對張小山的精液進行DNA檢驗,發現同樣存在這一現象。而張大山的vWA基因座未出現三等位基因現象,現場精斑在vWA基因座上與張大山的DNA分型結果一致。以此爲據,鑒定人出具鑒定意見,認爲案件與弟弟張小山無關,確定哥哥張大山爲真凶,擱置幾個月的疑難案件終于進入了公訴階段。

  法院通知本案司法鑒定人出庭作證,經法院同意,檢察機關聘請了一位公安機關DNA專家出庭協助。法庭上,公安機關的DNA專家問道,如果發現某個基因座出現三等位基因現象,怎麽確定是汙染造成還是基因座本身的客觀表型?出庭鑒定人胸有成竹地回答道,如果多個基因座都出現三等位基因現象,一般來說汙染的可能性大,如果僅是單個基因座出現,再經過重複檢驗結果一致的話,通常可以確定該結果就是真實的。

  最終法院采信了鑒定意見。在鐵的證據面前,犯罪嫌疑人張大山受到了法律的嚴懲。

    鉴定要点

  一、 需要做DNA鉴定时,应当委托司法行政机关登记的具有法医物证鉴定资格的司法鉴定机构去做。查验司法鉴定机构有无法医物证鉴定资质,可以在互联网上键入www.12348.gov.cn,登录“12348中国法网”,点击首頁上的“尋鑒定”,再按页面提示键入需要查询的鉴定机构名称,网页会显示鉴定机构和鉴定人的基本情况,供查询人挑选。

  二、 需要做DNA鉴定的每个人都要持本人身份证或者户口本原件亲自前往司法鉴定机构,工作人员将核对被鉴定人信息,复印有效证件,拍摄全体被鉴定人手持姓名和日期牌的合影,与被鉴定人签订鉴定委托书并收取鉴定费。

  三、 鉴定人将提取被鉴定人的血样或者唾液样本,被鉴定人要在样本采集单上捺印指纹。行动不便或者其他原因不能亲自到司法鉴定机构登记和取样的,可以请司法鉴定机构派员上门办理。绝不能通过邮寄、快递,以及被鉴定人自行取血送到鉴定机构等方式传递血样,以免发生差错、变质和遗失,即便是自己采的,自己送的,鉴定机构一概不予接受。

  四、 鉴定完成后,司法鉴定机构会把《鉴定意见书》送达被鉴定人,并严格按照法律要求,保护被鉴定人个人隐私,DNA样本绝不会用于被鉴定人要求以外的其他任何用途。

    案例意义

  常規DNA鑒定的作用和意義在我國已經是家喻戶曉,這項技術使無數犯罪分子落入法網,也使無數走失、被拐賣的兒童回到父母懷抱。現代法醫學對于非同卵雙胞胎及其他個體的個體識別,已經具備了非常成熟的分子生物學技術,理論上,可以識別全世界除同卵雙胞胎以外的所有個體。由于同卵雙胞胎具有相同的遺傳背景,基因所包含的DNA信息相同,常規法醫學個體識別技術一般無法區分。本案的司法鑒定人員通過比對同卵雙胞胎STR分型結果,發現了二者在vWA基因座上分型結果不同,進而抓住這一點,從重複檢驗和更換樣本類型來證實這一結果的可靠性,從而科學地甄別了本案涉及的同卵雙胞胎。這一案例,爲同卵雙胞胎的甄別提供了一種可借鑒的技術思路。

    专用名词解释

  一、 法医物证鉴定:是指运用免疫学、生物学、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等的理论和方法,利用遗传学标记系统的多态性对生物学检材的种类、种属及个体来源进行鉴定。主要包括:个体识别、亲权鉴定、性别鉴定、种族鉴定和种属认定等。

  二、 同卵双胞胎:是由一个受精卵分裂发育而成的双胞胎,二者理论上具有完全相同的基因组。从经典遗传学的角度, 使用短串联重复序列和单核苷酸多态性等遗传标记均不能对其进行有效的个体甄别。近年来国内外的研究结果表明,同卵双胞胎的差异不仅体现在表观遗传水平(DNA甲基化、乙酰化等),还体现在基因组水平(拷贝数变异、线粒体等),这些都是甄别同卵双胞胎可以考虑的方法。

指導案例08號

王惠醫療損害責任糾紛鑒定

关键词:司法鉴定 法医临床鉴定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鉴定

案情概況

  2009年10月19日早上,19岁的女生王惠(化名)用力大便时,突感上腹剧痛,到某大学附属医院急诊住院。10月20日、21日经造影和CT检查,诊断为膈疝(腹腔脏器通过隔开胸腔和腹腔的膈肌薄弱处挤进了胸腔),医生建议手术治疗。10月22日,王惠和家属同意转外科治疗。转科后,王惠腹痛症状一度缓解,但大夫查房发现其全身情况较差,经仔细询问,王惠告知自己曾患甲状腺功能亢进并经放射性碘剂治疗。大夫立即全面检查王惠的甲状腺功能,实验室结果报告其多项甲状腺功能指标已低到仪器无法测出,主管医生立即决定邀请内分泌专科会诊。24日晚王惠呼吸困难症状忽然明显加重, 25日凌晨转入ICU。25日上午,医院组织胸外科、肾内科、内分泌科、ICU大夫参加的大会诊,一致认为王惠当前因膈疝导致心肺功能障碍,病情十分危重急需手术,但手术风险非常大。主管医生将病情、会诊意见和手术风险详细告诉王惠和家属,他们都表示愿意承担手术风险,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当天下午进行手术,术后王惠入住ICU,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呼吸道吸出大量血红色液体,血压不稳,动脉血含氧不足,心电图显示心脏缺氧性损伤,胸腔持续引流出血性液体,10月26日15∶50宣告死亡。

  家屬認爲王惠死亡是醫院的錯誤治療行爲導致的,要求追究醫院和手術醫生的責任,不僅拒付住院費、治療費,還要求巨額賠償。醫院認爲不存在醫療過錯,更不應承擔賠償責任。雙方爭執不下,王惠家屬一紙訴狀把醫院告到了法院。

  法院受理後,委托中山大學法醫鑒定中心,一是就被告醫院對王惠的醫療行爲是否存在過錯進行鑒定。二是如果鑒定結果爲醫方存在過錯,則需明確該過錯與王惠死亡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以及原因力的大小。

  鑒定中心依法受理委托後,指派兩名具有法醫臨床鑒定資格,曾擔任臨床醫生的司法鑒定人主持鑒定,還邀請臨床醫學專家提供咨詢意見。司法鑒定機構召開了有法官、原告、被告、司法鑒定人、醫學專家參加的聽證會。鑒定人指出,因家屬不同意解剖,將依據病曆資料進行死因推斷並據此鑒定,同時告知了相關風險,雙方理解並簽字同意。

  鑒定人認真查閱病曆,依據醫療規範逐項審查醫療措施,召開有胸外科、內分泌科、麻醉科等臨床專科專家參加的案件研討會,會後請專家“背靠背”寫出意見。綜合各方意見,根據診療規範,鑒定人出具鑒定意見認爲:第一,醫方對被鑒定人王惠的醫療行爲遵守臨床規範,未發現診療過程存在明顯過錯。第二,被鑒定人王惠死亡後果是其病情變化與轉歸的結果,與醫療行爲之間存在因果關系的依據不足。

  王惠家屬不同意鑒定意見,經法院同意,他們聘請了一位醫學專家出庭對鑒定意見進行質證。法院如期開庭,通知司法鑒定人出庭作證。庭上醫患雙方仍是各持己見,唇槍舌劍,互不相讓。法官請鑒定人說明鑒定意見。鑒定人說,被鑒定人有用力解大便,導致腹腔壓力增高的動力性誘因,醫方診斷爲膈疝是正確和符合診療規範的。膈疝的首選治療是手術,當王惠病情加重時更應及時手術,否則可危及生命,但甲狀腺功能低下患者對麻醉藥非常敏感,醫方術中已經適當減少了藥物用量並加強了監護,盡到了預見義務與危險結果回避義務,醫療行爲無過錯和明顯不妥。法院鑒定要求一是鑒定醫院有無過錯,二是如有過錯與王惠死亡後果之間的因果關系及參與度。因鑒定中未發現醫方存在明顯過錯,故判定醫療行爲與死亡後果之間存在因果關系的依據不足。

  患方聘請的醫學專家提出,雖然醫院告知了手術風險,家屬也理解,但是告知風險不等于排除了風險,醫方應當承擔醫療錯誤責任。醫方人員認爲,患者就診時未主動說明甲狀腺病史,醫生追問後才承認,此後多次會診,術前全院會診,多次告知病情及風險,已盡到詳盡告知義務,充分尊重了患者及家屬的知情權、選擇權。

  鑒定人再次發言指出,對甲減患者通常應當先補充甲狀腺激素,待功能恢複至基本正常水平再手術。但本例有兩個特殊之處:一是本案發生時國産甲狀腺激素只有口服劑,而被鑒定人當時顯然無法口服吸收;二是甲狀腺激素水平恢複較慢,一般需4至6周,而病情危急不允許拖延。如果不及時手術,被鑒定人將死于膈疝導致的心肺功能衰竭;如果手術,被鑒定人甲狀腺功能嚴重低下很可能引發嚴重的呼吸循環抑制,且此種情況一旦發生,在搶救上存在很大難度,加上膈疝影響心肺功能,極有可能引發呼吸心跳驟停,甚至死亡。總之,手術,風險巨大,但尚有一線生機;不手術,死亡同樣不可避免。醫方雖然減少了麻醉藥物用量,但仍無法避免王惠發生嚴重的心肺功能衰竭,最終死于肺水腫、休克。

  最終法院采信鑒定意見,綜合全案情況,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由原告負擔。原告未提起上訴。

    鉴定要点

  醫療損害責任糾紛鑒定主要包括:

  (一)實施診療行爲有無過錯;

  (二)診療行爲與損害後果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以及原因力大小;

  (三)醫療機構是否盡到了說明義務、取得患者或者患者近親屬書面同意的義務;

  (四)醫療産品是否有缺陷、該缺陷與損害後果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以及原因力的大小。

  患者主張醫療機構承擔賠償責任的,應當保存和提交在該醫療機構就診、受到損害的證據。患者無法提交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有過錯,醫療機構的診療行爲與受到損害之間具有因果關系的證據,依法提出醫療損害鑒定申請的,人民法院應予准許。

    案例意义

  醫療糾紛的鑒定需要占有盡可能全面的材料。對于死亡案例,如需確定死亡原因的,一般均應當進行屍體解剖與病理組織學檢驗。雖然在病曆資料完整的情況下,也可以進行死因分析,但分析結果可能與實際情況有所出入,甚至無法徹底查清死因,影響鑒定。

  醫療是一項有風險的行爲,絕大多數醫生都能遵從醫生職責,認真地履行救死扶傷、治病救人的崇高責任,在治療中最大限度地預估和規避風險,患者及家屬應當客觀、公正地看待,合情、合理、合法地維權。

    专用名词解释

  醫療損害責任糾紛鑒定: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司法鑒定人通過審查病曆資料、檢查被鑒定人和/或查閱病理及其他輔助檢查資料,對醫療行爲是否存在過失、患者的損害後果,以及醫療過失與損害後果間的因果關系以及原因力大小進行分析判斷的過程。

指導案例09號

馬冰法醫精神病鑒定

关键词:司法鉴定 法医精神病鉴定

案情概況

  馬冰(化名)認爲他偷盜鄰居張三(化名)的弟弟花生之事被張三發現,還被張三的兒子發到網上。他時常感覺張三在夜間砸他家的牆,遂懷恨在心,購買刀具伺機報複。2012年9月12日上午9時許,馬冰朝張三兄弟家的夾道裏扔石頭,張三發現後雙方爭執,馬冰持刀刺中張三,並在追趕張三中連續刺其胸部、腰部、背部11刀,致張三心髒破裂死亡。作案後,馬冰在家中被抓獲。他供述,殺死張三是因爲2012年農曆3月聽村民李四(化名)說,張三的兒子在網上說他偷花生的事,還說村裏人都是這麽說的,認爲是張三告訴他兒子的。還有農曆正月,自己在家時常聽見後牆響,認爲一定是張三砸他家的牆,馬冰兩次去砸張三家的牆,均被張三發現。

  辦案機關調查發現,馬冰時年24歲,身體健康。父親早故,母親改嫁,與爺爺相依爲命。爺爺與張氏兄弟交好,常托付他們教育馬冰。馬冰小學畢業後不再念書,平時宅在家裏,不愛說話,比較老實不惹事。考慮馬冰家族未發現精神病史,平素未見其精神異常,加上作案動機明確,辯護人未提出,司法機關未進行法醫精神病鑒定。

  一審馬冰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二審時律師調查發現馬冰所稱張三兒子在網上公布其偷花生一事純系烏有,村民李四當時外出打工,從未向馬冰說及此事,感覺馬冰可能存在精神異常,申請進行法醫精神病鑒定。法院審查後認爲辯護律師的申請符合本案實際,確有必要進行鑒定,遂批准委托司法鑒定機構對馬冰作案時是否有精神障礙進行鑒定,如果有精神障礙,評定其刑事責任能力(即精神障礙對其作案行爲辨認和控制能力的影響程度)。

  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依法受理委托,指派三名具有法醫精神病鑒定資格的鑒定人進行鑒定。鑒定人認真查閱了卷宗中文書、詢問筆錄、訊問筆錄、一審判決書。向看守所管教人員調查了解馬冰的表現和生活情況,管教人員反映馬冰在關押期間表現得越來越內向,沈默少語,死刑判決後表示不上訴,問他有什麽想法就“嘿嘿”笑兩聲,人變得越來越懶,不講衛生,時而莫名發笑,有點癡呆。精神檢查發現,馬冰意識清楚,情感淡漠,目光茫然,不時莫名獨自發笑。他說,偷花生的事被上網公布是聽李四站在李家院子裏說的,殺人也是因爲此事。還經常聽見張三說他的壞話,內容是說他偷東西一年多了,在看守所都能聽見,作案前也聽到其他不熟悉的人說他壞話,男聲女聲都有,但是就是找不到人。他堅信是張三兒子把他偷花生的事在網上公布的,他對被判死刑感到無所謂。

  鑒定人分析認爲,馬冰無端懷疑自己偷花生一事被人在網上公布,怎樣解釋說服都無效,還憑空聽見旁人說他壞話、聽到有人砸他家牆壁,應該屬于妄想與幻聽,症狀已持續一年多,涉案階段也是如此,作案行爲與精神症狀直接相關,被精神症狀驅動,喪失了對作案行爲的實質性辨認能力。按照現行精神障礙診斷標准及刑事責任能力評定規範綜合判斷,鑒定意見爲:馬冰患“精神分裂症”,作案時處于發病期,受精神病的影響,實質性辨認和控制能力完全喪失,應評定爲無刑事責任能力。

  二審法院通知鑒定人出庭作證。法庭上,被害人的代理人、公訴人提出質疑,馬冰在作案前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精神異常,僅憑管教的點滴反映,爲什麽鑒定爲精神病?會不會是僞裝精神病?

  鑒定人回答說:法醫精神病鑒定首先要排除僞裝的可能。本案被鑒定人馬冰從未接觸過精神病學知識,其症狀出現、演化符合疾病發展規律,到案後供述前後一致,旁證調查證實其懷疑內容的荒唐性。檢查時症狀流露自然,否認自己有精神病,據此可排除僞裝精神病可能。精神分裂症是一組病因未明的精神病,多起病于青壯年,症狀表現多樣,具有思維、情感、行爲等多方面障礙及精神活動不協調,診斷標准非常嚴格。大家比較容易發現、認同以行爲紊亂爲主要表現的所謂“武瘋子”,但是以思維障礙爲主的“文瘋子”的異常行爲或精神活動比較隱蔽,一般人難以察覺其存在精神異常。如本案的馬冰,周圍人覺得他只是不願與人多接觸,年輕怕吃苦不願外出打工,只有深入了解後才能發現他在偷花生後,逐漸出現了無端懷疑被人網上傳播、憑空聽見周圍人議論此事,講他壞話,砸他家牆壁等,現實檢驗能力喪失,與檢查所見相互印證,其表現完全符合診斷精神分裂症的症狀標准、病程標准、嚴重程度標准和排除標准,因此鑒定結論爲馬冰患有精神病。

  經審理,法院采信司法鑒定意見,認定馬冰作案時處于精神病的發病期,辨認和控制能力完全喪失,未追究其刑事責任,轉而依法對其實施強制醫療。

    鉴定要点

  目前法醫精神病鑒定的啓動權主要由偵查機關、檢察機關和人民法院等辦案機關掌握,當事人或其委托的律師認爲有必要的,可以提出鑒定申請。

  從事法醫精神病鑒定的鑒定機構,應當具備法律規定的設立條件。

  對被鑒定人進行法醫精神病鑒定的,應當通知委托人或者被鑒定人的近親屬到場見證。

  接受委托的鑒定機構應當指定本機構二名以上鑒定人進行鑒定。對于疑難複雜的鑒定,可以指定多名鑒定人進行;重新鑒定,則應當至少有一名鑒定人具有高級技術職稱。

    案例意义

  精神分裂症是精神病中一種常見類型,症狀表現多樣化,一些患者在一般人看來並不認爲其有精神病,但在涉及妄想內容時,病人出現病態的推理和過激行爲,給公共安全帶來極大危害,家人和周圍人應密切關注其言談舉止,注意發現精神異常的苗頭,一旦出現可疑迹象,應當立即找精神科醫生咨詢或者就醫。

    专用名词解释

  法醫精神病鑒定:是運用司法精神病學的理論和方法,對涉及與法律有關的精神狀態、法定能力(如刑事責任能力、受審能力、服刑能力、民事行爲能力、監護能力、被害人自我防衛能力、作證能力等)、精神損傷程度、智能障礙等問題進行鑒定。

指導案例09號

馬冰法醫精神病鑒定

关键词:司法鉴定 法医精神病鉴定

案情概況

  馬冰(化名)認爲他偷盜鄰居張三(化名)的弟弟花生之事被張三發現,還被張三的兒子發到網上。他時常感覺張三在夜間砸他家的牆,遂懷恨在心,購買刀具伺機報複。2012年9月12日上午9時許,馬冰朝張三兄弟家的夾道裏扔石頭,張三發現後雙方爭執,馬冰持刀刺中張三,並在追趕張三中連續刺其胸部、腰部、背部11刀,致張三心髒破裂死亡。作案後,馬冰在家中被抓獲。他供述,殺死張三是因爲2012年農曆3月聽村民李四(化名)說,張三的兒子在網上說他偷花生的事,還說村裏人都是這麽說的,認爲是張三告訴他兒子的。還有農曆正月,自己在家時常聽見後牆響,認爲一定是張三砸他家的牆,馬冰兩次去砸張三家的牆,均被張三發現。

  辦案機關調查發現,馬冰時年24歲,身體健康。父親早故,母親改嫁,與爺爺相依爲命。爺爺與張氏兄弟交好,常托付他們教育馬冰。馬冰小學畢業後不再念書,平時宅在家裏,不愛說話,比較老實不惹事。考慮馬冰家族未發現精神病史,平素未見其精神異常,加上作案動機明確,辯護人未提出,司法機關未進行法醫精神病鑒定。

  一審馬冰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二審時律師調查發現馬冰所稱張三兒子在網上公布其偷花生一事純系烏有,村民李四當時外出打工,從未向馬冰說及此事,感覺馬冰可能存在精神異常,申請進行法醫精神病鑒定。法院審查後認爲辯護律師的申請符合本案實際,確有必要進行鑒定,遂批准委托司法鑒定機構對馬冰作案時是否有精神障礙進行鑒定,如果有精神障礙,評定其刑事責任能力(即精神障礙對其作案行爲辨認和控制能力的影響程度)。

  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依法受理委托,指派三名具有法醫精神病鑒定資格的鑒定人進行鑒定。鑒定人認真查閱了卷宗中文書、詢問筆錄、訊問筆錄、一審判決書。向看守所管教人員調查了解馬冰的表現和生活情況,管教人員反映馬冰在關押期間表現得越來越內向,沈默少語,死刑判決後表示不上訴,問他有什麽想法就“嘿嘿”笑兩聲,人變得越來越懶,不講衛生,時而莫名發笑,有點癡呆。精神檢查發現,馬冰意識清楚,情感淡漠,目光茫然,不時莫名獨自發笑。他說,偷花生的事被上網公布是聽李四站在李家院子裏說的,殺人也是因爲此事。還經常聽見張三說他的壞話,內容是說他偷東西一年多了,在看守所都能聽見,作案前也聽到其他不熟悉的人說他壞話,男聲女聲都有,但是就是找不到人。他堅信是張三兒子把他偷花生的事在網上公布的,他對被判死刑感到無所謂。

  鑒定人分析認爲,馬冰無端懷疑自己偷花生一事被人在網上公布,怎樣解釋說服都無效,還憑空聽見旁人說他壞話、聽到有人砸他家牆壁,應該屬于妄想與幻聽,症狀已持續一年多,涉案階段也是如此,作案行爲與精神症狀直接相關,被精神症狀驅動,喪失了對作案行爲的實質性辨認能力。按照現行精神障礙診斷標准及刑事責任能力評定規範綜合判斷,鑒定意見爲:馬冰患“精神分裂症”,作案時處于發病期,受精神病的影響,實質性辨認和控制能力完全喪失,應評定爲無刑事責任能力。

  二審法院通知鑒定人出庭作證。法庭上,被害人的代理人、公訴人提出質疑,馬冰在作案前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精神異常,僅憑管教的點滴反映,爲什麽鑒定爲精神病?會不會是僞裝精神病?

  鑒定人回答說:法醫精神病鑒定首先要排除僞裝的可能。本案被鑒定人馬冰從未接觸過精神病學知識,其症狀出現、演化符合疾病發展規律,到案後供述前後一致,旁證調查證實其懷疑內容的荒唐性。檢查時症狀流露自然,否認自己有精神病,據此可排除僞裝精神病可能。精神分裂症是一組病因未明的精神病,多起病于青壯年,症狀表現多樣,具有思維、情感、行爲等多方面障礙及精神活動不協調,診斷標准非常嚴格。大家比較容易發現、認同以行爲紊亂爲主要表現的所謂“武瘋子”,但是以思維障礙爲主的“文瘋子”的異常行爲或精神活動比較隱蔽,一般人難以察覺其存在精神異常。如本案的馬冰,周圍人覺得他只是不願與人多接觸,年輕怕吃苦不願外出打工,只有深入了解後才能發現他在偷花生後,逐漸出現了無端懷疑被人網上傳播、憑空聽見周圍人議論此事,講他壞話,砸他家牆壁等,現實檢驗能力喪失,與檢查所見相互印證,其表現完全符合診斷精神分裂症的症狀標准、病程標准、嚴重程度標准和排除標准,因此鑒定結論爲馬冰患有精神病。

  經審理,法院采信司法鑒定意見,認定馬冰作案時處于精神病的發病期,辨認和控制能力完全喪失,未追究其刑事責任,轉而依法對其實施強制醫療。

    鉴定要点

  目前法醫精神病鑒定的啓動權主要由偵查機關、檢察機關和人民法院等辦案機關掌握,當事人或其委托的律師認爲有必要的,可以提出鑒定申請。

  從事法醫精神病鑒定的鑒定機構,應當具備法律規定的設立條件。

  對被鑒定人進行法醫精神病鑒定的,應當通知委托人或者被鑒定人的近親屬到場見證。

  接受委托的鑒定機構應當指定本機構二名以上鑒定人進行鑒定。對于疑難複雜的鑒定,可以指定多名鑒定人進行;重新鑒定,則應當至少有一名鑒定人具有高級技術職稱。

    案例意义

  精神分裂症是精神病中一種常見類型,症狀表現多樣化,一些患者在一般人看來並不認爲其有精神病,但在涉及妄想內容時,病人出現病態的推理和過激行爲,給公共安全帶來極大危害,家人和周圍人應密切關注其言談舉止,注意發現精神異常的苗頭,一旦出現可疑迹象,應當立即找精神科醫生咨詢或者就醫。

    专用名词解释

  法醫精神病鑒定:是運用司法精神病學的理論和方法,對涉及與法律有關的精神狀態、法定能力(如刑事責任能力、受審能力、服刑能力、民事行爲能力、監護能力、被害人自我防衛能力、作證能力等)、精神損傷程度、智能障礙等問題進行鑒定。